崇明记忆-关于这块“大石头”是否也曾留下你的身影?

崇明南门港景观廊道每天游人如织,游客都喜欢站在形似崇明岛的巨石旁留下自己的倩影作为纪念。每天清晨或者傍晚市民也喜欢在大堤上健身跑步,或翩翩起舞,成为崇明一张美丽的名片。但是,关于这块“巨石”,你了解多少?

矗立于南门景观廊道广场平台中央的那块巨石,我们称之为“崇明海塘碑”,它高6米,宽1.8米,重约10吨,是从河南焦作运过来的。巨石形似崇明岛形,富有景观美感,简直是神来之笔。

“海塘碑”的南立面刻有崇明书法家邱振培手书的“崇明岛”三字,北立面雕刻有崇明籍作家季振邦撰文、上海市书法家徐俊书写的“崇明海塘碑记”,崇明县人民政府于2000年12月31日立于此。

《海塘碑记》

文/ 季振邦

东海水深而泽厚,长江浪激而灾重。是以崇明以水成岛,以堤为障。无水便无东海瀛洲出世,有堤才有长江明珠闪光。

逝水有孔子之叹,历史有沧桑之变。千余年来,风、暴、潮肆虐无度,滩、堤、田涨坍不定。县治五迁而六建,民舍瓜剖而豆分。水猛于虎狼,人或为鱼鳖。有灾若此,天道宁论!直至公元一九四九年,海塘工程总时兴时废,水利建设仍若有若无。

解放后,宝岛方成宝贝,万象才有气象。党和政府下决心整治水患。江海堤防,不断加宽加固;堤防标准,分别一高再高。整理水系,并建港闸。丁坝、护坡各抱地势,皆成拱卫;水杉、芦竹纷列前沿,连作屏障。自兹,汛期庶几无恙。

但,与灾害斗争未有穷期。公元一九九七年八月间,台风虽非史上罕见,潮位却是历史少有。抗灾中,市委市府领导专程慰问,明确指示:抓紧编制海塘建设规划,加快实施海塘达标工程。灾重焉有情重,浪高岂比志高?众志成城,群英弄潮。三度春秋之后,蓝图顿成现实。

而今,长堤逶迤,虎踞龙盘。白色路面,银镶玉砌。南沿海塘之工程已然达标,百年一遇之灾害再不足惧。投资力度数今日为最,抗洪能力创亘古新高。披甲之护坡,护的是一岛平安;如砥之堤顶,顶的是万家晴空。混凝土藏钢筋铁骨,谁与争锋?翻浪墙卷白练银帛,蔚为壮观!更有可供观光之处:林带分层而立,灯光切割而明。设长椅能歇足,置音响可悦耳。最宜颂明月之诗,恰好歌窈窕之章。是人间胜景,亦是桃源梦境。

涛声依旧,史页新开。利在当代,功垂千秋。人说:堤岸是东海瀛洲的一条时代生命线;我谓:江防乃长江明珠的一道世纪风景线。

纵然海塘无言,亦当有口皆碑。

关于海塘碑的由来,

也是一个悲壮而伟大的历史。

众所周知,崇明是长江口泥沙冲击岛。历史上几经涨坍,几经迁徙,县治五迁六建。海塘是崇明人民的生命线,她像母亲的双臂紧紧把已圈围的土地抱在怀里,免遭海潮的侵袭,我们脚下的这方热土,仰赖这绵延的海塘无声的守护,这也是多少代人付出与努力的结果。

十六世纪崇明岛示意图

且不说元明清时期崇明遭受的多次灾难,解放后一代人的致力围垦,虽然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,崇明岛已经建成230公里的江堤,但是仍以土大堤为主,土大堤的设防标准毕竟是有限的。1997年8月18日发生的“9711”号台风袭击,全县冲毁圩堤26公里和环岛护岸18.5公里,损失鱼塘1920公顷,倒塌房屋2740间,农作物受灾面积10400公顷,1人死亡,与市区的通讯一度中断,直接经济损失1.5亿。

此后,崇明开始编制并实施《崇明南沿海塘建设达标工程三年规划》,新编制的海塘达标工程将设防标准提高到南门地区为百年一遇加12级风,堡镇、新河等其他地区的设防标准为百年一遇加11级风,这次崇明南沿海塘达标工程建设,是崇明海塘建设史上的一次飞跃。

崇明南沿海塘达标工程从1997年开始至2001年结束,从陈家镇奚家港至绿华镇共计77公里,由东至西贯穿整个崇明南沿海。1997年开始实施崇明南沿海塘达标工程时,为了在功能上再提升一个档次,南门海塘景观形象工程应运而生。工程2000年5月8日开建,当年12月12日竣工,包括基础槛、护坡、挡浪墙、堤顶道路、广场平台、东门路拼门、堤外扶梯通道等,形似崇明岛形的巨石也是因此而立。

现在被称为“崇明外滩”的南门观光大堤和岛碑,

不仅成了崇明岛的地标和名片,

成了游人如织的旅游热地,

也成了许多崇明人心中抹不去的成长记忆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