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酸!七旬父母住恐怖垃圾屋,只为养活中年儿子?韩国40万啃老族太可怕

老人住在垃圾屋里的新闻并不少见,但最近一个节目探访了韩国的一家垃圾屋还是让人感到震惊。

150吨垃圾,堆积在二层小楼里,垃圾翻涌而出,从一层到二层阳台堆成了一座名副其实的山,不时传出阵阵臭气。

邻居忍无可忍下,求助了一档韩国线上节目,垃圾山背后的故事,却令人心酸不已…

老人垃圾囤满家,竟是为儿谋生路

今年,韩国在线节目《우와한 비디오》收到了一些居民的求助:

他们社区里的一户人家,垃圾从窗户中溢出,每天看到有人走在6,7米高的垃圾山上进出房间,非常吓人。

而且因为这栋房子,周围邻居家的气味也很不好,让居民们感到不满。他们想要节目组去这家了解一下情况,帮忙把垃圾房清除掉。

节目组到达现场后,才真的被眼前的场景震惊。

这是一栋面积不小的二层洋楼,一楼的大门被各种废弃的家具堵死。

二楼的阳台和窗户,垃圾堆到了房檐下,压得二楼的平台已经弯曲,仿佛下一秒就要倒塌。

节目组还没来得及惊讶,就看到了更令人震惊的一幕。

稍等片刻后,二楼的垃圾堆里,竟然伸出一只手,扒开了和垃圾融为一体的窗帘。

然后一位老人蹒跚从半个窗户大小的洞口爬了出来,身后就是没有遮挡的垃圾悬崖。如果没扶好往后一仰摔下去,必死无疑。

老人从房檐下的缝隙里掏出一双鞋穿上,踏着围绕房间的垃圾往大门口走。

由于垃圾太多,出入门只剩下沿着垃圾形成的坡道走,这一种方式。家中的楼梯和房门根本无法使用。

就算是院门,也只能勉强让瘦弱的老人侧身挤过去。

这样的环境不光对邻居是一种威胁,老人生活在这也十分危险。

节目组决定和老人沟通,看看能否帮助他们把房间清扫干净。但当在街头拦住这位老人时,他却非常不愿意沟通。

甚至想用手里的东西打摄像师,

节目组没有放弃,趁老人在等公交车时跟他攀谈。经过了很久的破冰,老人才开口,告诉节目组,房间里的东西不是垃圾,都是他收藏起来的宝贝。

原来,老人叫崔红植,与一般囤积癖的老年人不同,他并不是独居者。

他的老伴很快出现在公交站,并对节目组的拍摄表示不满。似乎,他们并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们生活的真相。

节目组第一次交流失败。第二天,他们又等在社区附近,正好发现了老爷爷的身影。

每天他都在垃圾站翻别人不要的东西,然后打包带回家里。

看他家的房子也能明白,他们家并不贫困,更不以回收垃圾为生。这些东西捡回去只是囤着。

记者再次前去搭话,经过昨天的交流,老人已经明白这些年轻人没有恶意,也不是来嘲笑他们的。他和节目组聊了起来,展示了麻袋里的两个破碗和一个被其他公司扔掉的标牌。

他坦白,自己没有办法停下收集东西,这个标牌只是因为上面有条龙,看起来漂亮,就想拿回去。

在老人的允许下,节目组终于可以走进老人家,看看他们的情况到底如何。

没想到进门第一关就受到了惊吓。

女工作人员从仅有的门缝里钻进去,里面根本没有落脚的地方,整个院子全是垃圾,在进房子前就不断跌倒。

想要到房子里面,还要沿着垃圾坡爬上二楼,从爷爷出来的那个小窗户钻进去。稍有不慎就会从”垃圾峭壁”上跌落。

钻进房子,巨大的灰尘和臭味让工作人员不停咳嗽干呕。

房间里被爷爷捡回来的垃圾从一层堆到了二层,很快就要碰到天花板了。工作人员每一步都很艰难,在屋里几乎无法转身。

各种裸露的钉子和电线从房顶掉下来。

而爷爷就缩在二层的一个角落里,这就是他的”房间”,其实只是一块没有垃圾的空地而已,人根本不能直立,甚至腰不能伸直了坐下。

一楼的情况也没有很好,从全是垃圾的楼道往下看,可以看到所谓的厕所。盆盆罐罐活生生把这里变成了垃圾场。

而且屋里还有发霉烂掉的卫生纸,大胆横行的老鼠,

家里的水龙头坏了很久了,七十多岁的奶奶只用房顶漏下来的雨水洗衣服,更没法想象他们怎么上厕所洗澡。

洗完衣服后,奶奶又爬上垃圾山,到垃圾的尽头挂衣服,几乎是个半悬空的状态。

节目组继续记录家中的情况,却突然听见前房内的垃圾里传来了收音机的声音。

上前一看,吓了个半死,家里居然还住着一个人!而且是个壮年男子…

这名男子是爷爷奶奶的儿子,40岁的崔永宗,据说已经一整年没出过门了。

与两位面黄肌瘦的老人不同,他白白胖胖,嘴里却说着没有逻辑而且混乱的话,让记者们听得一头雾水。

一家人吃饭休闲的地方都在儿子的”房间”,这已经全家最大的空地,虽然只能容下一张小炕桌和三个蜷缩的人。

找东西很困难,而做饭工具只有一个电饭煲。

这令摄制组很惊奇,因为囤积癖老人很多是因为孤独或者行动不便造成的,很少有一家三口住在一起还会在家里堆满垃圾的案例。

这一家人守着这么大的房子,却最终窝在垃圾里,闻着臭味,和虫子和老鼠一起共存,让人百思不得其解。

当主持人问奶奶,想不想住在干净的房子里时,奶奶苦涩地回答”谁都想吧”,就没有再继续说话。

节目组意识到,她可能得了很重的病,一直在咳嗽。

节目组意识到,囤积垃圾,不愿清理这些东西,似乎是爷爷坚持的行为,所以他们想先让爷爷同意节目组把房间清理干净。

节目组带着老人进行了体检。发现奶奶的身体状况很不乐观,她心脏积水,由于家里环境恶劣而且缺乏运动,已经到必须立马手术的程度。

爷爷听了后很害怕,他和老伴很恩爱,他表示自己开始往家带垃圾时,从来没有想到会威胁到老伴的健康,也因此下决心让节目组帮忙,把家还原成以前的样子。

节目组看出爷爷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,又带他参加了心理疏导。这下才让所有人明白了垃圾屋背后的悲剧。

儿子考上了大学,但自从毕业后不久就不再出去找工作,每天在家无所事事,啃老蜗居。

爷爷感到十分挫败和焦虑,更感到极大的压力,同时也没有任何办法。

老两口虽然有房子,但不是什么富人,于是爷爷开始往家里疯狂地捡垃圾。或者说在他的心里,他囤积的是被别人扔掉的,但他认为有价值的宝贝。

有网友猜测,这很可能是因为儿子在家啃老,75岁的父亲担心自己命不久矣,死后怕孩子没法养活自己,于是捡来很多他觉得有价值的东西,让儿子万一山穷水尽,还能靠卖废品赚钱。

这也可能是为什么妻子和儿子都不太反对的原因。

妈妈也很担心啃老的儿子,而儿子则甘愿吃父母捡垃圾换来的老本。

也许一开始他们拒绝帮助,也是因为对自己的境地实在觉得丢脸又无力。

当听到医生说自己的老伴因为家里太脏而需要手术时,爷爷忏悔着:

“我家的问题都是连在一起的。这都是我的错,如果我能把房子打扫干净,悲剧就不会发生了。”

但说实话,老人真的不必太苛责自己。

在把奶奶送进医院治疗后,节目组请来了救援队和清扫公司进入他们的家,决定开始大扫除。

对于救援队来说,最困难的问题竟然出在了家里蹲儿子的身上。

当他们清理房间时,儿子竟然从垃圾堆里探出头指责节目组:

“你扫院子和阳台就可以了,为什么还来动我的房间?”

老夫妇两人还经常出门维持家里的生活,但这个儿子几乎不从房间里出去,每天就躺着,等父母送饭。

他坚决不离开房间,也不让人清理他屋子里的垃圾。

最后在清扫公司和节目组一起谈判了很久后,他才松口,被抬出了垃圾山。

离开前还反复嘱咐工作人员,不要把有用的东西扔了。

按照网友的猜测,他很可能还想着靠父亲捡的垃圾给自己留后路,所以才不愿意离开或让人清理。

随后,226名志愿者,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,动用了好几辆搬家公司的车,才将房间里150吨的垃圾清理干净!

清理难度不比重新建一栋房子容易,也可以想象这些年爷爷往家带了多少东西,他的焦虑有多么严重。

奶奶手术后,爷爷和她又回到了清理好的房子,这里回到了原来的样子,明亮,宽敞舒适。

爷爷看到后泪眼汪汪,一直在感谢节目组。

或许,曾经他们就是在这样的房子里生活,那个40岁的”孩子”就在这个明亮的房子里在长大。

垃圾走了,这一切都回到了家庭没有矛盾,没有变故的时候一样。

爷爷答应节目组,为了老伴,他再也不会捡垃圾回家。

但令人担心的是,如果儿子继续居家啃老,老人还是会感到压力。一次清洁,扫走的是垃圾,但家庭的矛盾和心理的创伤真能解决吗?

啃老族破历史纪录,惨案累累

啃老族一直是东亚三国非常严重的问题,与其他大洲无业青年的教育程度普遍很低不同,东亚啃老族往往有着很高的教育程度,其中韩国最为明显。

去年,由于疫情的影响,韩国的啃老族数量超过了436,000人,突破历史纪录,比2019年激增24%。

其中,啃老族里有大学以上学历的比例为63%,他们没有工作也没有工作意愿。

很重要的原因是,韩国的年轻人就业率实在太低。创下过大学生失业率超过10%,被媒体称作”韩国地狱”的恐怖情景。

很多韩国年轻人被家长教育,他们的目标就是找到好工作挣钱成家。

而为了找到好工作,有些人复读了几年才考上大学,最后却发现,受尽了升学的苦,毕业后照样四处碰壁。

这导致很多年轻人被现实压垮,干脆什么都不做,彻底变成”失败者”,好保证自己能活得长一点。

而在性别层面上,虽然男性家里蹲始终比女性多,但去年女性家里蹲的比例却也有飙升(43.7%)。

对于女性而言,有更复杂的啃老原因。

韩国重男轻女非常严重,女性比男性在大公司更容易被淘汰,还有些女性是生孩子后再就业失败,只能在家啃老。

在东亚孩子的世界里本来就有太多既定的目标:

学习、高考、就业、结婚、生育,每一项都被家长和社会催促着,经常一步错步步错。

所以一些年轻人被打败,干脆摧毁所有计划,在看不到尽头的比赛中停下来。

另一些,决定先给自己放个假,思考小时候没有时间考虑的问题:

我喜欢什么,能做好什么,以后该做什么——然后再试着融入社会。

但这在已经老龄化,老年贫困严重的韩国,给老年人也造成严重的压力。

韩国本来就是老年人自杀率最高的国家之一。近年来,因为啃老造成的老年人自杀现象频发。

71岁自营诊所的医生郑某,在自己的办公室上吊自杀。他的儿子不断向他借钱,最后导致他的诊所也濒临倒闭,他承受不了压力选择自杀。

京畿道一位78岁老人在江边上吊,以前也是个体面的白领。他的所有钱都用来接济儿子,却不断被儿子紧逼要钱,住在自己房子里的儿子甚至要让他卖房换钱。

孩子逃避到了父母身边,而父母只能选择以死逃离。而更可怕的是,一些完全成为寄生虫的啃老族,为了钱,甚至对父母痛下杀手。

22岁的李某为了区区1400万韩元的生活费,谋杀了父亲。还大言不惭地说:

“爸爸不给生活费,和朋友商量后决定杀了他。”

其实,东亚文化圈特有的亲子关系,加深了啃老文化的伤害。

对韩国而言,孩子是父母的作品,你必须让父母感到骄傲,表现之一就是大学毕业能进入大企业工作。

讽刺的是,在啃老造成无数悲剧的同时,一些父母却主动告诉高学历的孩子:”既然找不到体面的工作,还不如在家待着。”,助长了啃老现象。

而韩国文化里,父母也有随时资助孩子的义务,所以青年人失业率只会一下打击两拨人。

对此,韩国政府曾推出了青年津贴,但被批评为治标不治本。

韩国媒体认为,更有效的方式是全社会大改革,并学习瑞士,促进中小企业发展,打破大财阀垄断,让机会变得更多。

但财阀在韩国的情况大家也清楚,这绝不是一两天可以改变的问题,但绝对是必须改变的问题…